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企业动态
鲁班木艺:明式家具的精神
信息来源:信息中心 更新时间:2021-08-24 收藏此页

在明代文人的眼中,家具也是可以品评、鉴赏的雅玩,它们身上附着的,不是物质,而是精神—大道至简。

微信图片_20210824155836.jpg



明 黄花梨圈椅

明式家具在造型上,讲求物尽其用没有多余的东西,所以处处简洁利落。线条舒展流畅,一气呵成;造型秀气,比例协调;颜色简洁素雅,无多余修饰。偶尔添加的几笔画作,也雕饰得委婉含蓄,点到即止。这让明式家具少有匠气,透露出空灵的禅意。

微信图片_20210824155839.jpg

明式家具行云流水的线条,接合牢固的榫卯,挺拔明快的框架,给人以一种苍劲的力量感。每每接触明式家具,总会让人不禁想起郑板桥笔下那千磨万击还坚劲的竹子。其实,明式家具的厚拙劲挺,也是大明风骨的写照。明朝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保持着骨气的朝代——无汉唐的和亲,无两宋的岁币,更无大清国的割地赔款,连崇祯皇帝也宁可吊死在煤山的歪脖子树上。这种风骨精神时刻影响着明式家具。

微信图片_20210824155843.jpg

很多时候生活环境会影响人们的生活态度。你居住在什么样的空间中,就拥有了什么样的生活。明式家具蕴含的精神也是不断的在影响着消费者,让消费者感受到明代文人的风骨。

明式家具榫卯更是一绝,很多都是不用钉子,不上胶水,只用榫和卯交合在一起,历经几百年沧桑,木料已近朽烂,但主体结构仍然不松不散,仰仗的就是严谨的榫卯结构,反映的是对于家具制造的严谨,对比例把握的苛刻。

微信图片_20210824155847.jpg

而出于对自然和万物的敬畏、那时的工匠对木材都要材尽其用,量材而用。古人做家具不依赖图纸,这是最人性化的方法。工匠要依现有的木料建议主人做什么,先做大型家具,剩下一些材料,就做中号、小号的,再剩下的小件的工艺品,直到一堆锯末。而锯末也是有着存在的价值的,近期我们公司的木屑和木粉包装好,燃烧后也是不断的散发着木料的清香。

微信图片_20210824155850.jpg

其实,当今人们对家具价值有一个误区:认为它的价值取决于木料,卖家具的人常说紫檀木料很贵,以后会越来越贵,所以做成家具也会升值,这是一个偷换概念的误导。对艺术品而言,木料只是艺术载体,没有艺术水准的家具,只能停留在使用层面,只有商品价值,并不具备艺术品升值的潜力。而且因为制作家具会有太多的榫卯,家具拆散后的料很难再重做家具。所以一旦家具成型后就很难再改变。所以说虽然木料是自然稀缺资源,的确会逐年升值,但是器型和做工不行的话,产品也会是一文不值的。

微信图片_20210824155853.jpg

在如今社会一个设计能够有四五年、十年的生命力就算不错了,而明式家具的设计已经三四百年仍不落伍,可见当时文人设计的精髓。而这些设计已经不是在做家具,而是完成一种文化的传承。

微信图片_20210824155856.jpg

古时工匠说起木头就像说起人,比如说起不好加工的紫檀,他们就说:“‘脾气’大很难‘伺候’。”这里是把物和人平等看待,不像西方总是在征服。在明代木匠眼中,木头和人一样,都有灵魂,木头其实是活的,随时依环境发生变化,温度、湿度的变化,木头也会变形和热胀冷缩,这些都是木头的“性格”。在市面上是不存在不会变化开裂的木头的,除非在木头表面上漆。

微信图片_20210824155900.jpg

明清两代江南文人的闲情逸致对明清家具高度审美化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一套书房家具,几件古玩字画,案头笔墨纸砚,闲来兴起,随性涂写赏玩。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文人骚客的精神世界在这有限的空间里达到完美的体现。

微信图片_20210824155904.jpg